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臺東縣

清光緒元年(西元1875年),袁聞柝南路自鳳山之赤山而至卑南竣工,增設卑南廳,廳治在寶桑(Boson)即今之臺東。光緒13年(西元1887年),臺灣建省改卑南廳為臺東直隸州,轄地南自南鄉、廣鄉北至花蓮港廳新鄉、奉鄉。日治時期初隸臺南縣設臺東支廳,明治30年(西元1897年)稱臺東廳,與花蓮港廳分治,民國34年10月25日臺灣光復,12月11日改設「臺東縣」。

臺東縣東面瀕海,西南與高雄、屏東毗連,北接花蓮,屹立於太平洋之綠島、蘭嶼亦屬縣轄,全縣總面積3,515.2526平方公里(包括綠島、蘭嶼),下轄16鄉鎮縣轄市:

臺東市

昔日稱「寶桑」,原為阿美族之一社名。清代咸豐年間,始有漢人與平埔族由現今屏東縣枋寮一帶,陸續移居於卑南溪口之南岸。道光年間,已聚成村落,稱「寶桑庄」。光緒元年清廷始於本市設立卑南廳官衙,治理臺灣後山(泛稱今之臺東、花蓮兩縣)。清光緒13年(西元1887年)卑南廳升格為臺東直隸州,至光緒20年(西元1894年)日本領臺前,改稱「南鄉新街」。

日治初期,臺東直隸州稱臺東廳,廳以下之行政區域仍維舊狀。明治30年(西元1897年)廳以下初置辨務署,沿用新街之舊稱,隸於卑南辨務署。明治31年(西元1898年)調整辨務署以下之街、莊、社行政區域,概稱為區,新街乃隸屬於卑南區。嗣後廳與區間之行政區域名稱由辨務署先後改稱為支廳與郡,而臺東市始終隸於卑南區,未曾更易。至民國8年升格獨立,稱臺東街。臺灣省光復後廢街設鎮,正名為臺東鎮,屬臺東縣政府管轄,為縣治所在地。基於縣治發展之需要,與鄰境之卑南鄉於民國63年10月10日實施調整行政區域,由卑南鄉將鄰接臺東市之卑南等10村改隸本市。民國65年1月1日改制為縣轄「臺東市」。

成功鎮

原名麻荖漏(Maraurau),係阿美族語,後名為「新港」,戰後始更名為「成功」,是東部最大的漁港。有關麻荖漏名稱的起源說法不一,但直到清朝末年此地仍為阿美族人聚落與耕作的所在。迄民國34年臺灣光復初期,由於全國以「新港」為名之鄉鎮共有三處,省府為免混淆,則令分別更改名稱。本鎮即責由鄉賢鄭品聰先生鑑於新港之發展源自於北郊之成廣澳,而「成功」與「成廣」之音相諧,義亦相似。另觀新港之形勢頗似安平港,為紀念民族英雄鄭成功自安平登陸,驅逐荷蘭人,建立復國基地,遂命名「成功」,定名「成功鎮」至今。

關山鎮

關山鎮原始地名為里壠,所稱「里壠」者,源於阿美族語指當地多「紅蟲」之故 ,於日治時期民國26年改稱「關山」。位於中央山脈與海岸山脈間,僅寬1.5公里至3.5公里,山勢逼近有如關隘故名,光復後沿之,名為關山鎮。

卑南鄉

卑南地名源自卑南語Puma,其意為「尊稱」,是為紀念一百八十多年前卑南族大頭目「鼻那來」(Pinara)。傳說中鼻那來聰明蓋世,有漢人血統,除了建立部落典章與納稅制度,又控制附近各大族,發展迅速統治臺東縱谷,使卑南成為近代顯名。荷蘭人稱之為「卑媽拉」(Pimala),漢人則簡稱為「卑南」,地名統稱實由此始。

光緒元年(西元1875年)設置了卑南廳,光緒13年(西元1887年)改廳為直隸州。中日馬關條約日本割據臺灣後,更名為卑南庄役場。至民國34年抗戰勝利,實施地方自治後改為卑南鄉。當時有23村,是全省面積幅員最大、村落最多的鄉鎮,但於民國63年為因應當時之臺東鎮升格為縣轄市,而將本鄉精華區:「卑南」、南榮、南王、知本、豐田、新園、建和、建興、富岡、岩灣等10「村」的行政區域劃歸臺東市改為「里」,本鄉除了人口與面積銳減外,鄉行政中心又遷移到太平村,也形成原地名「卑南」村,不在卑南鄉奇特現象。

鹿野鄉

本鄉平原遼闊,民國4年(大正4年),臺東製糖會社招日本新潟縣短期移民入墾植蔗。民國6年至8年間,形成定居村,鑒於附近有鹿寮(今永安村)之地名,命名為「鹿野」,臺灣光復後沿之。故曰:鹿野。

池上鄉

池上鄉東鄰東河鄉、西接海端鄉、北以秀姑巒溪上游與花蓮富里鄉隔鄰、南以新武呂溪與關山鎮相望。本鄉於清光緒年間統稱「新開園」;日治時期設治為「臺東廳關山郡池上庄」。民國34年臺灣光復,改臺東廳為臺東縣,「池上鄉」之鄉名也因此產生。本鄉東有海岸山脈,西為中央山脈,新武呂溪沖積成為一沖積扇,扇端湧泉帶形成池泊,名為「大陂」。原住民遷住時,擇其水足地肥集居四周生活,並由世代繁衍而擴大其聚落,直至日治時期設治時,依其聚居該池之上而取名為「池上」。

東河鄉

原名大馬武窟,係阿美族語Babukuru之譯音地名,意投網。民國9年(大正9年)都鑾區,阿美語耕田邊堆石。民國26年改為都蘭庄,臺灣光復後改為都蘭鄉。民國35年鄉長陳曲江更改都蘭為「東河」。據云「東」取自「陳」之邊,「河」與「江」同。

長濱鄉

鄉名起源具族群多樣性。其一出自阿美語「加走灣」(Kazauwan),意瞭望所,光緒3年(西元1877年),清軍討伐阿美族時,阿美族在此設寮守望;還有阿美族與噶瑪蘭族衝突,阿美族在此設瞭望所;另有阿美族人接受清朝官吏僱用,在此守望等說法。其二是馬卡道平埔族人認為祖先移此開墾後,懷念原鄉屏東萬巒「加走」,與本地海灣結合,取名加走灣。其三是閩南語的蟑螂(ka-tsua̍h )和跳蚤(ka-tsáu )發音。明治30年(西元1897年),設加走灣庄,為首次以加走灣之名設立官方的行政單位;4年後改「加走灣區」。昭和12年(西元1937年),因此地有狹長平直的海岸地形,改「加走灣區」為「長濱庄」,光復後,沿日名設「長濱鄉」至今。

太麻里鄉

傳係排灣族始祖錢搖稿移墾於此,昔做朝貓籬,係排灣語之Chabari譯音地名。至光緒3年(西元1877年),漢人至此撫墾,民國初年,陸續有原住民之排灣族、阿美族移墾於大王村。日治時期,西部居民紛紛自苗栗、南投、彰化、雲林、臺南、高雄、屏東等地遷移至太麻里定居,由於人口遽增,乃設置「太麻里區」,隸屬臺東廳,民國26年,改為太麻里庄役場,民國34年,臺灣光復後,才改稱為臺東縣太麻里鄉。

大武鄉

原屬臺東廳南鄉大正9年(西元1920年)將「巴塱衛」改成「大武」設置大武區。巴塱衛即Parongoe之譯音。「大武」之名,因本在大武山之南而得名。昭和12年(西元1937年),廢支廳及區,改設郡、庄。本鄉改為臺東洲轄「大武庄」。光復後由臺東縣接管委員會接管併為大武鄉,當時轄區尚包括今之達仁鄉。民國35年劃分達仁鄉為山地鄉,各自成立鄉公所。大武鄉公所位於大武村,民國43年為配合大武漁港的發展而遷至尚武村。

綠島鄉

本島原稱「火燒嶼」、「火燒島」、「雞心嶼」、「青仔嶼」等,西人稱Samasama島,係取自卑南族語之Sanasai。臺灣光復後政府鑒於此島綠草如蔭,雅化並改稱為綠島。有關「火燒嶼」名稱之由來,傳說紛紜,茲錄民間流傳之說法如下:

(1)早期常見一團火球在阿眉山與觀音洞之間滾動,因而得名。
(2)先民出海捕魚常遇濃霧而迷航,家屬在山上燃燒烈火指引歸航,於是夜間島上火光沖天,有如火燒一般,故名。
(3)島上岩石係由火山炭漿凝固而成,外表呈焦褐色,有如經過火燒。
(4)據云明末清初時,一場大火幾乎燒光了半個島嶼而得名。
(5)每遇颱風過境,島上樹木一片枯乾,遠望有如大火燒過一般。
其Sanasai-稱據日本人類學家鹿野忠雄認為綠島史前人類與臺灣東海岸之阿美、卑南、卡瓦蘭、凱達格蘭等族有密切往來之關係。由出土及各族文物考證,與各族傳說,已可略知一、二。據鹿野氏云:「火燒島北自加走灣(今長濱)南至阿塱衛(今大武),晴天時均可望見。」,「阿美族、卑南族謂該族與火燒島有關係,有一部份則認為祖先是火燒島移居的,稱呼火燒島為Sanasai或其近似音」,「臺灣北海岸之卡瓦蘭族,凱達格蘭族有其祖先來自火燒島之傳說。」,「阿美族稱火燒島為Sanasai或Sanayasai。『海岸族阿美亦稱之為Vasal或Navasayan等』」。

海端鄉

本鄉為臺東縣五個山地鄉之一,日治時期,即設有臺東廳關山郡蕃地HAITOTOTUAN(海多多灣)為布農族分布地,光復後譯其音為海端鄉,轄內有加拿、崁頂、海端、廣原、霧鹿、利稻等6村。

延平鄉

延平鄉為原住民地區之山地鄉,境內多山,位於中央山脈南段東側,鹿野、鹿寮二溪間,為布農族分布地,人口族群以布農族群為主,少數為平地原住民及漢人。本鄉原屬關山郡蕃地,光復初劃入鹿野鄉治理,迨至民國35年4月1日始設立本鄉,並以「延平郡王」鄭成功對臺灣的貢獻,故命名為「延平鄉」。轄內有桃源、紅葉、永康、武陵、鸞山等5村,以鄉公所所在地的桃源村為行政中心。

金峰鄉

鄉名「金峰」係改日治時期之「金崙」,其金崙日讀音做Kanarun,譯自清代本鄉「虷子崙」社名。大正9年(西元1920年)原屬臺東廳南鄉,昭和12年(西元1937年)改隸臺東郡下太麻里庄屬,光復後民國35年4月創設,當時鄉名為今崙鄉,鄉公所設於縣轄太麻鄉之今崙村,轄有金崙、多良、歷坵、近黃及賓茂等5村。同年11月奉令改為山地鄉,並與太麻里鄉同時重行劃分其行政區域,原為太麻里鄉所轄之原住民村落-嘉蘭、介達、比魯等三村劃歸本鄉管轄;原轄本鄉之金崙、多良兩村歸太麻里列管,同時將本鄉公所遷移至嘉蘭村現址,鄉名亦隨改為「金山鄉」。民國34年至44年間政府為改善原住民生活,先後將居住深山之比魯、介達、近黃及賓茂4村遷至平地現址,並把近黃村改名新興村。惟本鄉鄉名因與臺北縣金山鄉鄉名雷同,民國47年令更名,同年9月1日正式改名為金峰鄉。

達仁鄉

達仁鄉位於臺灣東側南端,西南與屏東縣牡丹鄉比鄰,西與屏東縣春日鄉相連,西北與屏東縣來義鄉接壤,北與金峰鄉相接,東臨太平洋與大武鄉相接,東北邊有一段鄉界與太麻里鄉相連。日治時期,達仁鄉劃分為五個社,先後劃歸臺東廳大武支廳管理,並在各社直接派駐警察處理行政、教育、衛生等日常政務。二戰後,初始劃歸於臺東縣大武鄉,民國35年自大武鄉分治,當時官派之臺東縣長建議鄉名為「大仁鄉」,以保持與大武鄉之淵源關係,但未被地方人士接納,認為「大」字難脫與大武鄉的臍帶關係,沒有獨立之感。當時首任官派鄉長審酌上級與地方意見,將「大」改為「達」,經代表會決議。

達仁鄉傳統領域主要是在大武山及大漢山的餘脈和水系,生活圈分南、北兩區,南區為安朔村(aljungic)、森永村(mulinaga/tjarilik),南田村(seljupetj),北區為土坂村(tjualuqalju/tjuabar)、臺坂村(tjuamanges/tjuaqau/tjuavanaq/larepaq)、新化村(kuvarheng),共6村56鄰,全鄉人口約3,700人,百分之九十以上屬排灣族,餘為漢族。達仁鄉扼守臺灣東南地區交通之咽喉,由於地處邊陲,仍保留了許多自然風貌,最富原始之美。達仁鄉為排灣族之生活圈,傳統經濟型態是山田燒墾種植小米、玉米、芋頭、花生等雜糧。日本時代「集團移住政策」後,實施定耕農業,推展稻米農作,然而,國民政府來臺大肆砍伐森林,水圳遭受破壞及水稻農作不敷成本之下,田地休耕,壯年人皆往都會區謀生。

達仁鄉積極發展農業觀光,在既有的傳統習俗上豐富其內涵,提升觀光價值,如傳承久遠的maljeveq(五年祭)祭典儀式,除了祭典儀式之外,也辦理體驗活動及學術研討會。而在新興農業上,推展精緻農業如紅藜、小米等,有機生產,精緻包裝,多元促銷,增添了本鄉永續發展之活力。更積極提報計畫爭取各項建設經費,如公墓公園化、產業中心周邊環境整建等,美化環境並擴充本鄉硬體實力。

蘭嶼鄉

「蘭嶼」雅美族自稱Ponosonotao,意「人的島嶼」。早期荷人稱Botel Tabago國人即稱「談馬顏」或「紅頭嶼」,其由來說法是每當晴天自臺東海岸眺望旭日東昇,便能遙望染有赫紅色的山頂,稱之為紅頭山此名稱沿用至今,故島名被稱紅頭嶼,紅頭嶼之稱最早是在清康熙61年(西元1722年)黃叔擏著的「臺海使槎錄」文獻裡。直至民國35年11月24日,省政府以該島嶼盛產蘭花而改名為「蘭嶼」。蘭嶼(Tao)人則自稱自己的島嶼為Pongso no tao即「人之島」。